啥都不会的傻松子

满月MITUKI:

我之前不是说要画凹凸女子全体嘛~来啦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代理:老肝不工作室
时间:2018.2.14晚上8:30
产品:
①方吧唧+小方卡 12R/个 70R/套
单卖一款40个,放10套(套入送无料)
②星星扣方挂件 15R/个 85R/套
单卖一款30个,放10套(套入送无料)
③15cm立牌 35R/个 200R/套
单卖一款20个,放10套(套入送无料,签绘)
购买上面任意产品可加购特典
①同柄包装喜糖 8R/盒 一盒内三款各四颗,共50盒
②明信片(7张) 25R/套 共30套
③双人插座(送礼花立牌)25R/个 共15个

【magi/炎瑛】青丝

“进来吧,红炎大人,还没锁。”沐浴完毕的白瑛听到门外有熟悉的脚步声。果然是他。
红发男子毫不客气地坐到了白瑛的床沿。
“红…红炎大人。白瑛快要睡了所以…那个…穿着睡衣…实在不妥…请大人见谅……”白瑛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束。
“无伤大雅。”红炎突然嘴角上扬,“反正——以后你穿睡衣的样子我要看到腻呢。等国家稳定下来以后我会娶……”
“红炎大人……”白瑛的脸一下子染上了红晕,慌忙打断他。
“大人等一下。”为了转移话题似的白瑛转身离开。不一会儿端着茶杯回来了。
不料红炎已经倒在床上休息了。
“喝了它吧。”白瑛把手中的茶杯递给他,“我自制的哟,醒酒的。”
自制?听到这个词红炎一个激灵,一下子坐起来,酒也醒了大半。无奈还是喝了下去…真不愧是白瑛,啊哈哈。
白瑛的一头散发从她的肩上滑落,零零乱乱的散在红炎眼前,红炎顺手撩起一缕她的长发,放在掌心摆弄。
“果然美啊,白瑛的头发”红炎喃喃道。
“大人你…你今天肯定不正常。喝多了啦。”白瑛红着脸从他手中夺过那缕头发,而后扭过身去。
“难得我们几个兄弟聚一聚嘛。”红炎用小孩子赌气般的语气说着
“好好好…”
“我今晚要留下来。”
“再…再怎么说也太乱来了啊。”白瑛用袖口遮住半边脸。
“放心,我不会做什么的。”红炎一笑,“来睡吧时候不早了。”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睡在一起放心个鬼啊。
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大人。”毕竟是喜欢的人呐。
两人面对面躺下后,白瑛借着月光望着红炎脸上的轮廓,红炎也一样。
白瑛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,体温也在上升。振作点啊白瑛,这样很丢脸。
“这…这样看着你怎么可能睡着。”白瑛翻了个身背对着红炎,红炎顺势把她紧紧抱住。
“红…红炎大人…这样会很困扰啦。”白瑛感到自己腰间的手臂在慢慢收紧。
“嗯?”红炎把嘴凑到白瑛耳边,“这可不行,以后你可是要和我同床共枕的妻子啊。”
“所…所以说那是以后…现在我还没…准备好。”白瑛的声音越来越小,完全屈服在红炎的威严下。
安静了下来。白瑛感到身体紧张得僵硬了,耳边只有急促的心跳声,呼吸也有些困难。
“呐,真的好喜欢白瑛的头发。”红炎把脸埋进了白瑛的头顶。
“诶…”
“你啊,该不会…从那时候起就没剪过吧。”
白瑛超小声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两人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场大火刚带走白雄和白莲的时候。
那时的白瑛,每天做的仅仅是坐在白龙床前以泪洗面。脑海中无数次闪过兄弟四人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的时光,甚至一些快要遗忘的细节都回想了起来……已经再也回不去了,那个过去…除了重伤昏迷的白龙,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一夜之间失去一切的感觉真的好痛苦…好痛苦啊……白龙…如果白龙也离开的话……老天啊,求求你,求求你让我的弟弟醒过来啊……
一直哭…一直哭…哭到几乎窒息……
而那时的红炎,一下子被推到了第一皇子的位置。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要适应。对于所仰慕之人的死,根本来不及哭。况且,堂堂第一皇子,要不苟言笑,更不可以为了这种事情掉眼泪啊。
然而深夜里一想到那些和兄长们共度的时光,想起当年三人雄心壮志说要一统天下,一起埋头研究兵法,一起练武……眼泪夺眶而出。好想你们…快回来啊,混蛋们……
不可以…不要哭啊…但是…忍不住。
但是,不管是白瑛还是红炎,既然还活着就必须要跨越悲伤向明天迈进。至少,他们还可以继承兄长们的遗志。他们也确实都做到了,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了。
过了近十天,白龙总算醒了过来。只是,红炎经常看见白瑛站在兄长生前的房门口发呆。
“白瑛。”红炎想上前安慰但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。一定要振作啊,白瑛。
又过了没几天,白瑛求见红炎。
“红炎大人,白瑛…不想再做那个只会哭的公主了。我一定要保护自己,还有白龙。我想要作为武人生存下去,和你们一起完成兄长们的理想。还请大人成全。”少女娇小的身躯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高处的红炎,眼中是她自己也无法想象的坚定。
“你们退下。”红炎转身对身边的人说。
“白瑛啊,站起来吧。我答应过你的哥哥要保护你。”红炎的眼角垂了下来,“放心吧,我会保护好你们姐弟。”
“红炎大人…你是认为女孩子不该习武是吗?”
“不…不是的,我不想看到你的双手染血。”红炎有点慌乱,“国家的事情我来处理,你们姐弟由我来保护,你不用背负起那么多。”
“我心已决。”白瑛抽出随身带的小匕首,割断了自己的长发。漂亮的青丝散了一地。白瑛跪下,行了个军礼,“我不甘心,作为白雄的妹妹却要一直被拴在后宫里什么的,我不甘心!从小就仰望着兄长们,现在…现在我只是想和兄长们站到同一高度而已!我不想被保护着苟且过活!就算沾满鲜血我也要用自己双手开拓出未来!我知道习武之路异常艰苦,但我已经做好了觉悟。”
白瑛带着哭腔朝红炎吼道。
“呵。”红炎轻笑,不愧是那个白德的女儿啊,以前就觉得她气度不凡,如此看来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。“我答应你,但…请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。”
“还有啊。”红炎走到白瑛身前说道,“我还蛮喜欢你的长发的,剪掉了有点可惜。”
“红…红炎大人喜欢吗,我的长发?”白瑛有一瞬间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“当然。”
“是。”白瑛把脸埋进袖子里,“那白瑛退下了。”说着飞也似的跑了。
红炎…红炎大人说喜欢我的长发诶!白瑛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“红炎…大人……”白瑛翻过身抱住了红炎,把脸靠在他胸前。
“嗯?”
“其实我…从…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喜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红炎打断了她。“大概我也……”
“时候不早了,快睡吧,白瑛。”
“嗯…嗯。”
红炎把白瑛因习武而伤痕累累的身体抱得紧紧的。
如果…这个世界是白瑛这样的人不用拿起剑的世界就好了。
不过,有白瑛这样才能的女子被埋没在后宫也很可惜呢。
不管选择了怎样的道路,她都是白瑛啊。

fin.


前几天晚上睡不着写的,所以…很划水(就算不划水也写不好系列×
一直都超喜欢炎瑛但没勇气写怕ooc【虽然还是ooc得很严重×红炎变成了爱开玩笑的猥琐(?)大叔(?)白瑛变成了害羞的小少女(?)
文笔什么的完全没有
梗的来源是滴草由实的花篝的歌词(×)